大佬横行娱乐圈

字数:5620字

    江棠平静地听完。http://www.qbbqg.com/

    “哦,就这?”

    “就……就这?”

    裴纪以为他听错了。

    江棠想了想,又说:“不用太在意这件事情。”

    裴纪不解:“这么过分的话,难道你听了就不生气?”

    “为什么要因为别人的话,影响我的情绪?”

    江棠说得太坦然,太豁达。

    有种不属于这个年龄的从容。

    她说:“如果谣言是敌人对付我的办法,那我陷进去就等于输。与其愤怒,我宁愿把心思放在寻找敌人的弱点上,然后,一击即中。”

    她话说得随意,就像是在探讨今天天气不错。

    但裴纪却听出她淡定话语下的果决,像是冷静无情的绝世剑客,怀里的剑不出则已,出必见血。

    他看着那双沉静安谧如夜色大海的眼睛,忍不住捏紧发麻的指尖。

    不是害怕,而是觉得她……好厉害!

    裴纪突然觉得铁憨憨唐堂的那声“棠爷”,真是贴切!

    他强忍着兴奋:“那你打算怎么做?打断那群家伙的腿?”

    看他这个样子,要是江棠当真点头说嗯,他立马就能递凶器帮忙善后一条龙。

    江棠睨着他:“你想进少管所?”

    一盆冰水浇了裴纪个透心凉。

    他嘀咕:“你上次不也打得挺狠的。”

    江棠:“我有分寸。”

    裴纪:有分寸还打成那个样子,要是不按分寸来呢?

    他越发好奇:“那你打算怎么办?”

    江棠缓缓道:“当然是用法律武器解决。”

    裴纪脑袋上冒出个问号。

    威风凛凛的霸王少年,这会儿在江棠面前憨厚得像只金毛犬。

    江棠轻笑:“据我所知,那群人敲诈勒索、校园暴力是常事?”

    裴纪当即撇嘴:“那可不是,一群连小学生钱都抢的垃圾。”

    他虽然顶着校霸之名,打架逞凶也挺厉害,可欺负弱小的事儿从来不干,反而还会偶尔帮助那些受欺负的人。

    只是他脾气不好,凶名太盛,就算帮人也没谁会信。

    “所以,我只需要请一位律师,让他为被欺负的同学提供帮助,收集证据,告到教育局……”后面的事情不言而喻。

    对抗霸凌这种事,只要有一个人站出来,自然会有更多的人站出来。

    毕竟勇气是一种会传染的东西。

    裴纪听得眼睛发亮。

    他怎么就没想到呢?

    对付垃圾人,就不该用常规的手段才对!

    他迫不及待道:“这件事情交给我,我这就给我的律师打电话!”

    裴家在帝京根基深厚,不是乍富,而是掌握权财的老牌大家族。

    裴纪从出生起就拥有独立的家族基金与股权分红,更有专业的律师团队帮他打理事务。外人难见的金牌律师,对他而言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

    江棠不在乎是谁来解决这件事情。

    裴纪想做,就让他去做。

    等裴纪消失在走廊,拐角才慢慢出现一道身影。

    江棠头也不回:“会长觉得这办法如何?”

    眉眼间寒意料峭的少年,忽而一笑,顿时春暖花开,草长莺飞。

    陆沉称赞:“光明正大的阳谋,很精彩。”

    江棠:“精彩不至于,裴纪不傻,就是太耿直。”

    别人看裴纪不是个好东西,但江棠看裴纪,却是脾性耿直、心怀热烈的少年。

    他单纯而直接,糟糕的坏脾气下,却是一颗赤子之心。

    很难得。

    陆沉含笑:“手段简单,但是有效。而且很多人都难以跳脱思维的困局,总以为别人泼脏水给自己,自己便要泼脏水回去才算解气,殊不知最后只会成为他人眼中的笑话,就像之前的裴纪。”

    在陆沉看来,裴纪就是蠢。

    跟一群混混较劲,成天怨来仇去,这有什么用?跟他们比谁更没下限吗?

    “所以他是裴纪,不是陆沉。”

    陆沉竟也觉得这话有道理,还赞同点头。

    “对了,找我有事?”

    五分钟之前江棠就发现陆沉来了。

    但她任他听了一会儿墙角,没有戳穿。

    “下周就是月考,听说你来上课,所以准备过来问问你目前的学习情况。”陆沉难得开起玩笑,“毕竟答应了当你老师,总不能学生成绩太差,丢老师的脸。”

    “……月考?”

    陆沉抬眉:“你不知道?”

    江棠揉着眉心:“最近太忙了。”

    陆沉想了想:“我那里有套题,不如你试着做一遍,看看现在的水平?”

    江棠觉得陆沉的提议很有道理,趁着午休时间还没过,就跟他去学生会办公室拿卷子。

    两人到学生会办公室时,门外有人正在等陆沉。

    那是位清雅又漂亮的少女,见到陆沉便露出轻盈温柔的笑容。

    “陆会长,你回来啦!”她尾音微挑,带着些雀跃,之后才把注意力放在江棠身上,“这位同学是?”

    陆沉没接她的话。

    “有事吗?”冷淡而直接。

    “这是校庆活动上要表演的琴谱,我特意给你送过来。”

    陆沉看了眼少女抱在怀里的纸页。

    “麻烦发邮件给我。”

    随后稍稍侧身,这是送客的意思。

    少女像是感觉不到陆沉的疏离,乖巧地哦了声,走前还特意跟江棠介绍说她是苏依依。

    江棠颔首,没有要介绍自己的意思。

    苏依依只好失望离开。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成为江棠和陆沉之间的话题,他们不约而同地忘记遇见过苏依依的事,倒是对那套试卷中数学卷的最后一道大题比较感兴趣,还谈论了很久,直到上课铃声提醒,两人才各自回教室。

    打过电话后的裴纪,迟迟没有见到江棠进来,有些焦躁。

    还时不时望向门外,总期待她下一秒就会出现。

    唐堂悄悄观察着他的表情,不慎发出嘿嘿嘿的笑声。

    裴纪斜睨过来,眼里明晃晃写着“找死?”二字。

    唐堂头铁,故意凑上去。

    “裴哥,你喜欢棠爷吧?”

    砰地一声,烟花在裴纪心头炸开。

    裴纪回忆起初见江棠时的触动,心脏狂跳,像是装了失控的起搏器。

    但这份燥热很快冷却。

    因为他的初恋早就无疾而终。

    “你想多了。”裴纪不耐烦地推开唐堂的头。

    唐堂不依不饶:“明明就是,我都看穿啦……放心吧裴哥,我不会跟你抢的,兄弟妻不可欺!棠爷一定是你的!”

    裴纪无语地看他。

    这得多自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