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是人生赢家

字数:5598字

    是夜。http://www.pv61.com/

    玲珑阁夜里也是灯火通明的,间或还能够听到姑娘们叽叽喳喳的议论声。

    祝云诗身上披了件外衫,站在长廊的尽头,静静地看着不远处几个叽叽喳喳的姑娘。

    “哇哦,你们真的看到了呀?”

    圆脸姑娘捂着嘴,震惊的看着旁的姑娘。

    “可不是,喏,这几个姑娘,和那两个男人关系好的很,方才我还看见冷白皮那个去给最小的那个掖被子呢。”

    掖被子?

    祝云诗眸光微冷,祝云舒大晚上还跑到祝云谣的房间去了?

    “真可惜,这小姑娘和那个冷白皮不会是一对吧?”

    “约摸是吧。”

    “怎生就这么想不开呢?可真是恶心哦。”

    “谁说不是呢?同性才是真爱,异性只是为了繁衍后代罢了。”

    “咱们得好好教一教这小姑娘道理才是。”

    祝云诗耳朵尖,那些姑娘说的什么,她听的一清二楚。

    也不知道姑娘们是没有注意到祝云诗的存在,还是哪怕注意到了,也毫无畏惧。

    “不过那几个姑娘似乎挺厉害的模样。”

    “怕什么,等到他们知道了这个世界上的真理,会感谢咱们的。”

    正当姑娘们叽叽喳喳的在商量怎么教训一下祝云谣,叫祝云谣明白道理的时候,他们对面的房门突然开了。

    祝云谣睡眼惺忪的打开门,秀气的打了个哈欠。

    “姐姐们不睡觉,在我房门口做什么?”

    “自然是——”

    “好好教教你做人的道理!”

    祝云谣还在迷糊着,只觉得一阵劲风冲着她的面门而来,还没等祝云谣反应过来,她已经身子一轻,直接离开了原地。

    瘦削的身体圈住她的,祝云谣能够透过单薄的衣衫感受到对方身体的温度。

    “……沉,唔……”

    她的嘴突然被捂住,就连眼睛都被整个蒙住,她的身体倍箍的死紧,几乎要把她捏碎一样。

    怎么会这样!

    祝云谣这个时候瞌睡虫都被赶走了,她咬着牙,心中一阵惊骇。

    “找到你了。”

    她听见头顶传来的声音。

    为什么会在这里发生这样的事?

    祝云谣这时候已经彻底清醒,下一秒就是毫不犹豫的挣脱的动作。

    冰冷的灵气逼迫来人不得不放开祝云谣,而后他就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一片寒凉。

    目若寒星,是他熟悉的模样。

    “你怎么会在这里?”

    只是小姑娘眉宇之间,却已经多了几分清冷。

    她已经渐渐长开了,不再是那个小团子的模样,也不是带着婴儿肥的豆蔻少女,而是渐渐出落的亭亭玉立,尽管眉宇间还带着熟悉的模样,却也与他记忆之中的她相去甚远。

    “我一直在这里。”

    “你不该来找我。”

    祝云谣抿着唇,她觉得自己的心很乱,乱的让她的大脑都跟着打结了,过往的记忆纠缠着她的理智。

    “滚。”

    一直到一声清冷的声音。

    祝云谣肩头多了件衣服,祝云诗挡在祝云谣面前,冷漠的看着对面的人。

    对面的人沉默片刻,身形如同烟一样消失不见。

    祝云谣这才松了口气。

    而那些姑娘们已经被吓傻了,一直到这个时候,才终于反应过来。

    “哦哦哦哦,阴郁偏执攻,可惜了,叫个狐狸精给勾引了!”

    “吼,是哦!”

    祝云谣一抬头,就撞上一双又一双恶意满满的眼睛。

    她们盯着她,像是在看什么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几乎要把她整个人撕碎似的。

    而她们说出的话,也很难让人理解,为何会有如此刻骨的恶意?

    “该死哦——”

    “二姐。”

    祝云谣忍不住抱住了祝云诗的胳膊。

    后者拍了拍祝云谣的手臂,声音冷凝:“果然如此。”

    “什么?”

    祝云谣愕然,不知道祝云诗再说什么。

    “幽都之外,尽是恶鬼。”

    玲珑阁看似风光,实际上却也是如此。

    而那些姑娘们,眸中泛着若有若无的红光,竟然已经是厉鬼的模样了!

    “靠靠靠靠,你们干什么!”

    与此同时,蛇人惊恐的声音也响了起来,他惊恐的看着一群拿着各种工具的姑娘们,整个人都开始瑟瑟发抖了。

    “乖,只要体验过一次,你就知道这是何等的美妙了。”

    林珑笑吟吟的看着蛇人,他浑身上下只披了一层薄纱,整个人看起来都是朦朦胧胧的。

    蛇人:体验你个妈卖批哦!

    蛇人觉得自己身上的鳞片大约都炸了起来,他尾巴绷直,警惕的看着林珑。

    林珑垂眸,笑吟吟的看着蛇人,而后忽然打了个响指。

    蛇人只觉得浑身上下的力气顿时都被卸了下去。

    “你!卑鄙!”

    “哦?那又如何?既然来了这里,你还想走不成?”

    林珑瞧着蛇人,唇角翘起,整个人看着多了几分魅惑风情。

    蛇人咬着牙,试图逃出去,然而身上的力气都被卸干净了,反倒整条蛇都是软绵绵的。

    林珑俯身,笑眯眯的将蛇人的尾巴尖给拎了起来。

    “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那个冷白皮我过一会再去收拾他,至于另几个……”

    “总得叫他们知道知道这人间的道理。”

    “该死。”

    蛇人咬着牙,祝云舒应该就在他的隔壁——实际上蛇人的房间有点像是耳房之类的,毕竟他总不能和祝云舒睡在一个屋里吧?

    所以还是有所隔开的。

    然而现在,他却几乎感受不到祝云舒了一样。

    只能够感觉到,来自面前所有人的,刻骨的恶意。

    “你觉得这样你就能够得逞了吗?”

    蛇人一双眼睛盯着林珑,他能够闻到空气之中恶意的气味,就连身体的每一个毛孔似乎都已经打开,叫嚣着让他好好享用一番。

    只要吞噬了这些恶意,那么他就能够,他就能够……

    蛇人贪婪的吞噬着来自林珑的恶意,本就苍白的唇色看上去更加的惨白,他的尾巴无力的在地上甩动,仿佛是一条脱了水的鱼一样。

    林珑却已经走了过来,他的手挑起蛇人的长发,眸光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笑意。

    蛇人:我吸,我吸,我吸吸吸!

    他努力的吸收着林珑身上的恶意,就连林珑碰在他身上的恶心感都让蛇人生生忍了。

    隔壁的祝云舒:为什么突然多了这么多强大的力量?

    蛇人:我怎么吸半天都没用,这恶意假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