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皇者天下

字数:9082字

    最新网址:花洛阳十分狼狈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衣服不知道被撕碎了多少条,漏出了大半的身体,头发也掉了大半,并且那一对鞋子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赤着脚满是污泥拿着刀之这云天河

    他被猪星钢皮猿追到了一个死角之中,逃也逃不了打也打不通,自己还差掉被这畜生玷污了,看着无所谓的云天河喝酒的样子这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冲到云天河的身旁将酒瓶夺取之后便要往地上摔

    被夺去酒瓶的云天河侧身将花洛阳向地上丢的酒瓶接住之后,瞟了一眼衣衫褴褛的花洛阳仰头喝着酒说道“怎么了你被猪给亲了,怎么着番模样”

    那平淡无奇的语气让花洛阳十分气愤,看着向最终灌酒的的云天河一拳将他那再受伤的酒瓶击碎,就洒在云天河的脸上之后抓着云天河的衣领愤怒的看着他说道“你在这么无所谓的样子老子一定杀了你,说是不是你将那头猪星钢皮猿带来的”

    “哦原来不是被猪亲了而是被色猿**了”这句话却让花洛阳更加气愤抓着云天河的衣领将其拎了起来,云天河确实轻轻拍了拍花洛阳的手臂说道“冷静冷静,开个玩笑干什么那么大火气,来坐下来喝酒”

    不过云天河的那句被色猿**了还是被在座的其他人听得清清楚楚,而其中一些人没有忍住便低声笑了起来,原本已经坐下来消气的花洛阳听到笑声,将唐刀丢了出去只见一道流光划过那人的脖子,一个完美的切口将那人的脖子削了下来,而花洛阳将连接在唐刀上的锁链往回一拉将唐刀收鞘

    与那人一同的其他连个人却是没有动,因为在唐刀收回的时候一股劲力掠过那两人的心脏,心脏也被那无形的劲力急得粉碎

    收刀的花洛阳坐在那里喝着酒,而客栈之中也没有人在敢发出笑声,一股鲜红的血液在那人掉了脑袋的人身上流了下来,空气之中那浓厚的血腥味,让一些普通人不仅想吐

    云天河与花洛阳却像个无事人吃着酒,不过花洛阳的脸上依旧存在着一股讨厌的气息“天底下能和我喝酒的人不多,但你算其中一个”

    “呵呵”云天河摇了摇早已经空了的酒瓶说道“因为你不被世界人待见,所以没有人能和你一起喝酒,而为什么我会与你喝酒那是因为我也不被世人待见”争着一只眼睛看着酒瓶之中再无酒之后云天河便将酒瓶丢到了一旁

    学者云天河将一瓶酒和下肚之后的花洛阳,带着醉意说道“是呀,谁让你是名通缉犯呢,不过我好想也是,哈哈”

    在一旁早已吃饱的唐亮看着这两个臭味相同的动物不由的感叹到“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样的两个人尽然能很快的成为酒友”说完唐亮在想着自己是不是跟错了人

    臭味相同的两个酒鬼一直喝到了天亮,也谈了许多事情,所谓酒后吐真言当两个人心窝里的话说给对方听后很快便成为了朋友,只是这个关系建立在酒上

    清晨脑袋有些晕晕的云天河摇晃的走出了门口,看着刺眼的太阳说道“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可我的仇恨却又要晚一天了,用拳头敲着沉重的脑袋的云天河走出了客栈,走在大街上

    清晨的人不算是太多,寥寥无几的人走在这清冷的大街上,路边还有不少的宿醉之人,不少的商铺却早早的开门了

    随着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云天河加紧脚步向前走这与女子并肩之后,漆黑的双眸看着对方诱人的笑容,与手中一扇一扇的折扇说道“怎么,这样冷清的早上你竟然会出现在这里,是在散步吗花姐姐”

    挺着上翘的鼻子,用迷人的黑色双眼看着身旁的云天河,用扇子遮住了嘴角的笑容说道“有如此美男一同散步也不是不可以的”像是要戏弄云天河般的说道“怎么不就知道这位美男子是否愿意与小女一同前往呢”

    云天河听这话姐看到“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仅仅是散步我可是不相信”散步他这样的圣皇怎么会在一大早起来散步呢

    “散步吗只不过是因为无聊而已,而我真正在这原因是因为我想问你一些事情”花姐的语气一变十分严肃地说到

    “你想知道什么,只要我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

    “你是不是就了莫家的莫念”花姐用那看透灵魂的目光看着云天河,他只想知道云天河是不是就了莫家的莫念,如果是的话那么他便能救活皇甫冰心

    这皇甫冰心的事情药谷找自己这个漫妖宫发言人很多次,那样的次数让十分有耐心的花姐都有些困扰,而从天影的口中知道了莫家必死的莫念竟然活了过来的时候,花姐便想要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云天河做的,毕竟当时那种情况除了云天河应该不会有人能做的到

    以她的情报来看莫家的客卿长老那个唯一会炼丹的不过是中级炼丹师罢了,她不会相信一个中级炼丹师能将一个将死之人就活,而知道莫念死亡的秦落衣却像是个疯子一样攻击莫家家主莫金刀,而唯一有机会的便只有云天河

    云天河听到她的话翻了个白眼心道,见鬼估计是天影发现了什么之后告诉了他“莫念的事情我不知道,更何况就算是我救活的业已你无关吧,他是莫家的人而你是漫妖宫的人”说完话大步走在了前方

    花姐狠狠地瞪了云天河的背影之后快步追了上去“等等,什么与我无关”为了防止云天河在逃跑花姐则是直接将云天河的臂膀锁死说道“如果你救了莫念那么你就能帮姐姐一个忙了,帮姐姐打发药谷的那帮人”

    药谷?云天河想着药谷的人找花姐估计是为了皇甫冰心把,便说道“药谷找你是因为皇甫冰心的事情”

    花姐用力的点着头,像是看到了一个救命稻草般的死死抓着云天河说道“怎么你有没有办法”那股诱人的声音催使着云天河的血液流转

    看着花姐疯狂的点头云天河说道“不知道,我又没见过皇甫冰心,再说了他不是能散发出连圣皇都无法抵挡的气息么,就算我有办法没不能帮他忙呀”

    花姐停住了脚步抓着云天河的那只手说道“只要你有办法就行,走这就跟我走”睡着便拉着云天河向前快步走这,花姐心里想着这回药谷的人该不会烦我了吧

    轻轻将花姐死死握住的那之手扯开之后说道“喂,你能不能冷静点,如果我不能做的话,那不就废了”

    花姐抱着双臂拖着双峰一股我不管的样子说道“反正你有办法必须去”

    “嘿,你强词夺理了是不是”云天河看着她的样子说道,不过办法倒是真的有那就是他之前得到的功法,五毒身法只是这种东西他不知道该怎么对一个死人去做,并且上面铸成五毒身的方式有些难为人五毒身法因该是毒师的至高武学,只是这种武学的条件太过于苛刻,云天河偶然间看到过这门功法,上面写着妖核换心药草换气妖藕换身,而这这东西无一不是天下间最毒之物,病除了这三样东西以外还有一个这世界上都不一定有的菩提树,

    用菩提树的生机作为五毒身剩余的生命力,可这菩提树只有在上古的时候才出现过,当然除了菩提树之外还是可以用人参草来作为生命力的延续,

    当云天河将这些东西告诉花姐的时候花姐也邹了邹眉头,切不说菩提树与人参草有多么难弄到,直说这前三样东西,七彩巫毒蝎的妖核,幽冥噬魂草,荷花毒身莲单单这三样东西就能拍到万毒榜的前十名,这些东西不要说碰淡淡吸入那里的空气都会倒地身亡

    七彩巫毒蝎那是一种生下来便是六阶魔兽的毒蝎,而这种蝎子一生下来有了思维之后便会杀死其他的蝎子,这种毒蝎虽然只是六阶魔兽但是那种毒液就算是至尊沾上了也必死无疑,更何况他还是要一颗不少于七阶的妖核

    而幽冥噬魂草与荷花毒身莲,这两种都是长在死亡边上的东西,就算是一般的毒师想要去采摘也需要很强的实力并要做十分充足的准备

    幽冥噬魂草生长的地方都是方圆百里都不会有任何生机,而这种草的生长是由万物的灵魂为食,当开花之际便说明着这东西已经成熟了,随着开花之际方圆千里的所有生命都会被这东西吸走灵魂与生机成为枯骨,也需要吸收足够的灵魂与生机之后他才会成熟,如果没有足够的东西维持生计那么这东西必然会在第二天枯死

    不过说来也怪这东西成熟之后只要安放妥当便不会散发任何毒气,也不会吸收任何人的灵魂,可是如果一个不小心那么便会成为灾难,曾经便有一个毒师收藏此物之后因为没有妥善保管而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灾难,方圆百里呈现出一片死气

    至于那荷花毒身莲则是万毒榜之上第三名,而这东西永远不会散发人么气息生长在普通的莲花池之中,但是如果有人碰触到的话那么便会散发一个特殊的气息将所有东西都腐蚀掉就算是完毒不侵的至尊身体也会被吞噬掉

    花姐听过这些东西后,站在原地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天下间最毒的东西聚集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人不用多说肯定会死的很难看,想着想着花姐便跑去一旁吐去了,而云天河则是摇摇头离开了这个地方

    这个五毒身也只是云天河在卷轴之上看到的,而那东西究竟有没有用云天河一点也不知道,走在街道上的云天河此时有一点想念飘雪了,如果飘雪在的话估计以他的实力会知道这东西究竟有没有用

    不过离开这里的云天河回到家中没过几天便来了一个人,而那人仅仅二十多岁却满脸的沧桑

    那日安静无比的房间里,云天河依旧是如以前一样正在修炼,而唐亮也在云天河的感染之下也在一旁修炼身体,谁知道一道劲力出现将云天河紧闭的大门突然砸开,走进来一个沧桑的青年突然跪在地上看着云天河说道“你救救冰心吧”

    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在万药阁将一名男子杀掉之后像个没事人走掉的夜昭雪,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知了云天河有办法就活皇甫冰心便向她的房间狂奔并用粗鲁的放进进了门

    将身体之上的那扇大门丢到一旁之后看着跪在地上低着头的夜昭雪说道“冰心那个冰心,我不认识什么冰心你走吧我只是个普通人救不了任何人的”其实云天河当然知道夜昭雪再说些什么,这个世界上能让自己救的有几个人,而其中叫冰心的也就那么一个皇甫冰心而已

    夜昭雪跪在地上用着那历经了沧桑的脸庞看着云天河,眼角的泪水不知为何却流了笑来,他这一次来找云天河其实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这种事情他不是第一次听说过了,而像这样闯入其他人家的门也不止一次了

    听着那最不想听到的声音夜昭雪有些瘫在地上无法站起来,声音沙哑的说道“有是假的这已经第四十五次了,老天那你真的要夺走我的冰心么”

    看着夜昭雪的样子云天河也有一点不忍心,不知为何夜昭雪给他有一股熟悉的感觉,他总能感觉最近见过这个人,但是在哪里呢却想不起来,逼着眼睛想的云天河突然发现他和自己的师伯夜梅有点像

    “你,与望月阁夜梅有什么关系”云天河想起自己的师伯之后再看夜昭雪两个人却是十分相似

    夜昭雪倚在门框上,那无神又无助的眼睛看着天空说道“他是我叔父”只是平淡无奇的说了一句话此时的他早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皇甫冰心的事情早已经让他接近疯狂,指这老天骂人这样的事情他早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只是做完之后那种无助感却多了很多

    云天河看着无助的夜昭雪不知为何会想到自己,曾经的自己不也是在崩溃边缘么,但是那时候的自己还有飘雪可以说说话,但是他呢,他们呢,看前的夜昭雪与不知去向的秦落衣都是与自己一样是个悲哀的人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