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残明

字数:3936字

    时间在一天天过去,山东的煎饼大葱最养人,然后再在老神仙,每一顿饭里都下一点药的情况下,原本一个个嬴弱的将士们,被十天这样的伙食给供养的是精气神十足。原先负伤的几个兄弟也康复了,加入到了训练之中。

    伙食好了,精神好了,力气也好了,但训练的力度也大了。

    行军队形基本结束了,从几天前,大家就开始按照吕汉强知道的扎枪阵法开始训练了。

    扎枪阵法简单的再也不能简单,人分三层,随着鼓点,分三次刺出,要做到每一横队都要整齐划一,形成绵密源源不断的刺杀,就是要在敌人的面前形成一个扎枪的铁壁。

    而动作要稳,要狠,坚定的刺出,然后要大吼一声“杀”然后将枪杆一拧,让三棱刺在敌人的血肉里洞穿出更大更糜烂的伤口,加大放血的速度。然后顿身收枪,等待第二次刺出。如此反反复复。

    招式虽然简单,但队形要求非常严苛,一定要做到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为此,在获得了王东升提供的柞木杆之后,吕汉强在不惜有人负伤的情况下,让两队对面站立,进行对面刺杀。而还派出一批人,手拿马鞭在他们的身后督战,不管是谁只要退缩,就立刻马鞭子侍候。因此每一天教场上总是鬼哭狼嚎。但即便挨了鞭子,被对面的兄弟捅伤,只要能动,就必须坚持训练。

    同时,吕汉强还严格规定:“面对敌人,我们不但要有勇气,我也相信你们的勇气,但我依旧规定,战阵退缩,一队退缩二队杀之,二队退缩,三队杀之,三队退缩,营官杀之,营官退缩,我杀之。”在这样血腥的规定下,将士们没有恐惧抱怨,而是神情坚定的更加刻苦训练。因为他们已经明白,这是在乱世里站住脚,保住命的根本,这是恢复华夏故国的根本。

    对于这样的严苛要求,当时子涵笑着问:“那么你退缩呢,谁杀你?”

    吕汉强就很严肃的道:“若是我退缩了被你杀了,你们还跟谁混?”

    每日天亮就开始训练,日落才休息,单调的三个动作,单调的队列队形,让将士们苦不堪言。

    但却没有一个将士喊苦喊疼的,这一是形势所逼,要想杀死想要杀死自己的敌人,就必须进行这样的训练。而更让所有将士们咬牙坚持的根本原因,那就是大家心中的女神子涵,每天带着王东升送来的十个丫鬟和十个婆子,站在教场边上观看,而切还对这些将士指指点点。好的就叫声好,坏的就一片嘘声,难听贬损的话立刻叽叽喳喳的四处传出。

    不但如此,因为大军的确安份,没有一丝扰民现象发生,大王庄的百姓也对这支军队亲近起来,在这个娱乐匮乏的时代,看这群人训练,就成为了百姓最大的娱乐了。所以,每日场院外就都围满了大姑娘小媳妇的,在子涵和那些丫鬟婆子的带领下,一起欢天喜地的跟着起哄,这怎么能让这些男人喊苦叫疼。男人在女人面前,是要面子滴。

    这样的举措,这样的苦练,在短短的时间,就让将士们成为了习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习惯。有一次,一排士兵正在如厕,结果不知道是谁大吼一声杀,结果这群如厕的士兵条件反射般的跳起来,屏气凝神双手做握枪姿势向前大踏一步,整齐划一的大吼一声:“杀——”立刻这里一片春光。

    将士们刻苦训练,百姓们欢快围观,王东升也每日站在寨墙上远远的观望,一来是不想惊动吕汉强,二来站在这里观望,更能俯瞰全局,这让整个过程尽收眼底。

    第一天,他就看出了这支部队的与众不同。人数虽然少,但却刻苦。

    第二天,一般的部队,如果五日一小操,十日一大操,那就是了不得的,打遍日朝蒙古的戚家军。而地方部队十日一小操,什么时候一大操,就已将算是治军严谨的了。而卫所是不进行操练的。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操练费精神不说,操练最费粮食,粮食就是钱。

    但吕汉强不但每日操练,更是从日出列队走步,到日落才回房间休息,之间只休息一个半时辰恢复体力。

    而这还在其次,更让人惊讶的是,他吕汉强竟然命令将士们,按照他鼓捣出来的三叠阵法,直接施行对面相抗。两军对阵,杀生震天,而且绝不后退,每日都有几个士兵被抬出去,这是重伤的,但更多的是鼻青脸肿的,但这算轻伤,轻伤的绝对不后退半步的继续训练。

    而督战的人手中的马鞭横飞,更是让那些训练的将士叫苦不迭。

    对于这样的行事作风,王东升不认为残酷,当兵比这个还残酷的多的是。但他就纳闷吕汉强为什么这么样训练他的手下,如果是鞑子汉军,不要说这样,稍微约束一下军纪,不让他们抢掠,那早就逃散了。但即便这样,这些将士也没有一个逃跑的。

    这足以说明,这个大都督所图者大啊。

    这样的训练的确很费粮食,但这样的训练的确能成大事,这是王东升的判断。

    裁缝用十天完成了任务,他将三百套新式样的军装送到了吕汉强的军营,四百套送进了王员外的府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