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雷临

字数:17776字

    夜和陆狸到达青丘河畔时,此时河两边早已张灯结彩,人声鼎沸。http://www.shushuoba.com/

    而此时青丘河上,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灯船画舫早已经把河面映得五光十色。

    有携妻带子观赏花灯的,有借着灯会和心爱之人幽会的,也有想趁此机会来场偶遇的单身男女,当然最不缺的人便是眼圈黑黑行迹匆忙打算夜深进行多人运动的。

    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而夜和陆狸走在人群之中无疑很快就又成了焦点。

    一个是城主妹妹,丰韵娉婷,一个人刚踏碎龙吟楼的响彻整个秘境的大明星,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不引人注目,何况二人还挽着手走在一起,亲密无间。

    这一幕,让无数原本暗自爱慕陆狸的妖族男子沉默,也让无数被夜碎楼身姿折服的妖族女子流泪。

    只不过这满街撒狗粮,惨无人道的行为却并没有任何人敢去打搅,路过自己身边时,唯一能做的只有默默让开挡路的身子。

    夜和陆狸在这河畔游玩了好一会儿,猜完灯谜逛店铺。

    在陆狸的精挑细选下,夜还换上了一套青白色的长衫。

    夜换下来的衣服当然也没有扔,而是被陆狸细心叠好,收在了自己的储物戒中。

    “嗯,总算是像个翩翩公子了,除了这头发有些太短了……”

    看着焕然一新的夜,陆狸很满意。

    对于这新衣服夜也感觉不错,以前的衣服穿着舒服是舒服,不过在这秘境,穿着伽蓝星上的现代制式的衣服不免有些格格不入。

    入乡随俗说的就是如此。

    “那我要是再捧本书是不是就是书生了?”

    夜突然想到了什么,笑道。

    “书生?”

    陆狸不明其意。

    “故事里都说狐妖一遇到书生就会情不自禁爱上对方,所以我现在想试试。”

    夜接着说道。

    “呸,谁会爱上你了……不是,我是说我才不喜欢书生呢,哼~”

    知道自己又被夜套路了的陆狸,面色羞红,假装生气,实则偷笑。

    “掌柜的你这儿有书卖么?”

    夜却是置入罔闻问起了掌柜。

    “这这这……公子我们这是买衣服的店呀,哪来的书籍卖。”

    两位青丘城的大人物在自己店里公然撒狗粮也就算了,可恨的是还要扯上自己,硬生生的把狗粮往嘴里塞。

    长着一双狗耳朵的掌柜大爷欲哭为泪。

    “走啦走啦,要看书回去之后我再教你。让你看个够。”

    看着夜越说越认真,生怕大爷去哪个犄角喀喇找本书交给夜,陆狸赶紧拉着夜出了店。

    “哈哈哈~”

    看着陆狸那紧张的样子,夜终于是绷不住当街笑了起来。

    不知为什么,和陆狸在一起时夜总是会忍不住调戏她,看着她羞恼的样子就会很开心。

    夜这一笑,让原本就显眼的他们更加引人注目了。

    感受到无数双或疑惑或羡慕或黯然神伤的眼神盯着自己,绕是活了两百年之久的陆狸也有些坚持不住了,又赶紧拉着夜,逃也是的离开此地。

    就算是活了两百岁在第一次恋爱面前也仍旧是个小女生的样子。

    “哼,都怪你在那傻笑,这下逛不成了。”

    拉着夜来到了一个人少的地方,陆狸才终于是停下脚步,不过也只是嘴上说着怪夜。

    “那咋办呢。”

    某个厚脸皮的家伙仍旧还在笑,一点也觉悟都没有。

    “还能咋办,这街逛不成,只有去河上了。”

    陆狸又拉着夜向着停靠着供人租借的船的河边而去。

    这河面上的船除了那些青楼的画舫大船,更多的便是这种供人租借的小船。

    陆狸很快挑了一条乌蓬小船,付了租钱,谢绝了提出来要帮忙划船的很明显是夜粉丝的租船的老大爷,二人跳上船去,在陆狸法力的驱使下,很快就平稳的滑入了河心。

    夜站在船头,沐浴着青白月光,呼吸着混合着陆狸身上香气的清新水气,心中格外舒适安宁。

    倒是一旁的陆狸此时却有些心烦意乱了。

    此时船上就她和夜二人,相比于在别院里二人独处时还可以教夜学习妖文,此时在这船上却是显得无事可做了。

    对陆狸来说毕竟是第一次约会,根本毫无经验,不知该做些什么,而某人明明很有经验却偏要在这个时候享受平静。

    “早知道刚才还真就买本书了……”

    陆狸竟然后悔没买书了。

    想来想去,陆狸突然想到某个很重要的事,她对夜的以前根本一点都不了解。

    喜欢一个人就想了解他。

    犹豫再三,陆狸最终还是开口了。

    “夜,你以前,嗯……在我遇到你之前是怎么过的呢。”

    明明只是个普通人类,却有着踏碎龙吟楼的能力,想来为此肯定忍受了不少困苦吧。

    “嗯?阿狸怎么突然问这个?”

    夜侧过头看向陆狸。

    “没什么,就是想知道。”

    陆狸也同样看着夜的眼睛,目光坚定。

    夜因陆狸这坚定愣了一下,旋即微微一笑,坐在了船头上,跟着拍了拍身边的位子。

    陆狸会心一笑,立刻挨着夜坐了下来。

    “从什么时候讲起呢?”

    夜看着河面上那些热闹的灯船似在回忆,也好似在询问陆狸。

    “从你小时候讲起吧。”

    要了解一个人那就了解全部。

    “小时候么……”

    夜停了片刻开始说起。

    “那是一个雪夜,路边有一个还未满月的孤儿在啼哭……”

    夜从他婴儿时被人捡到送入迦盾公司进行人体实验一直讲到遇到紫歆之前。

    从未想到过夜的身世竟会如此悲惨的陆狸,也没想到现在这么爱逗自己笑的人以前会是从来不笑的面瘫。

    不知不觉中双手已经挽在了夜的手臂上,微微用力,想以此驱散那雪夜的风寒,而倚在夜肩上的脑袋流下的眼泪早已打湿了夜的青衫。

    似是没有感受到肩上女孩温热的泪水,夜继续说着。

    “那日,我一如既往坐在广场边上发呆,却遇到了一个女孩向我问路……那女孩叫紫歆……她最后死在了我的怀里……”

    夜说这一段的时候说得很慢很慢,似乎永远也不想说到那注定的结局。

    陆狸在刚听见紫歆的名字时,心头一慌,一股醋意突生。/

    接着了解了紫歆与夜之间发生的事之后,醋意大半转为了羡慕。

    最后得知紫歆为夜而最后死在夜怀里时,所有的情感都化成了惋惜与伤感。

    “她真是一个好女孩……”

    陆狸抱着夜的手又紧了紧,同时心中想着有一天如果自己遇到这种情况会不会也这么做呢?

    “是啊……”

    只不过当年的我不懂得珍惜……

    夜把目光从远处的灯船收回看向靠在肩上的陆狸,随即为她拭去眼角的泪痕,引得后者心头一蜜。

    “再后来我立誓为紫歆报仇,一路向北遇到了很多人彭坤、冬兵、王小明、白素……营救元瑶……捡到了白魔,又被吉尔伽美什所救,沉睡了两年,之后醒来,遇到了陆飞……前往龙庭湖遇到了小蛮还有琴音,嗯,我身上的灵纹就是琴音所刻。”

    “在之后的事情阿狸你也就知道了,我因毁去那血蛟的天劫,被他撞入湖里之后便来到了这里,遇到了你。”

    两年多的经历说长也不长,夜缓缓道来才莫约半个小时。

    在这半个小时里,陆狸有时在为夜的惊险处境担心不已,更多的却是在为夜这一路上多了这么多红颜而醋意大生。

    “哼,一路上竟然拐了这么女孩子,以前那个面瘫去哪了!”

    陆狸似在赌气,这话确实让夜为之一愣。

    是啊,以前那个从来不笑的甚至话都很少说的面瘫怪是在什么时候变成现在这个不仅会当街哈哈大笑甚至还会调戏女孩子的厚脸皮的呢。

    是在遇到她们之后么?

    夜想了一想,突然又笑了起来。

    不管是什么时候变的,笑的感觉是真的很好,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喜欢自己的人。

    从面瘫到笑口常开这不就是一种成长么。

    这不也是紫歆所希望的么。

    “又傻笑什么呀。”

    “没什么,对了阿狸你的琴带着么,我想听。”

    陆狸虽然完全没有跟上夜的跳动想法,但还是点头答应了。

    喜欢的人的要求又怎么能拒绝呢,何况这也是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她也是有心要和那个些红颜比比看谁更优秀。

    陆狸从储物戒中拿出琴来,平放在二人腿上,又挨着夜坐的紧一些,随即青葱玉手抚将上去,一阵悦耳琴声跃然跳动与河面之上,一时间引得河面上无数灯船的瞩目。

    夜则是闭上眼睛,仔细听着。

    “阿狸弹的真好听。”

    一曲奏罢,夜睁开眼夸赞到。

    陆狸心头一甜,正想在弹一曲,却听夜说道:

    “阿狸能教我么?”

    “教你?弹琴可不是向认识妖文一样简单,是要每日勤学苦练的,没有多年的时间是弹不好的。”

    “我知道,我还是想学。”

    夜坚定的眼神看着陆狸。

    “好吧。”

    既然夜要学,那还能怎么办,教呗。

    讲了一些基础的乐理知识后陆狸开始了手把手的教学。

    ……

    三分钟后,陆狸陷入了巨大的震惊之中,简直此当日夜踏碎龙吟楼给她的震惊还巨大,像看一个怪物一样看着夜。

    “你是不是在骗我,以前是不是就会弹琴……”

    “不会啊。”

    “那你怎么这么快!”

    陆狸听着夜那略显滞涩却明显不是初学者的能弹奏出来的琴声,一脸怀疑。

    “可能是我上辈子会的吧。”

    夜想起那晚触碰到琴音的古琴时自己身体不受控制自动弹奏起的那首悲凉伤感的曲子,对陆狸半开玩笑的说道。

    今晚虽然没有像那晚一样自动,但是却仍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身体有着肌肉记忆一般,明明他从小到大从未摸过琴。

    “……”

    陆狸在不相信夜的鬼话。

    “我不管,既然你会弹了,那你就弹给我听。”

    “行吧。”

    夜越弹越顺畅,仿佛真成了一个古琴大师。

    看着头顶的圆月,就这月光,夜回忆起刻灵那晚在幻境里见到的场景,手指自觉动了起来。

    一刹那间,一股悲凉至极的琴声伴随着无处不在的月光扫过河面,扫过所有灯船。

    只不过这无与伦比的琴声也只持续了短暂的几秒,就停了下来,只因夜无论如何也再弹不出来。

    不是弹不了琴,而是没了那种悲凉至极的心境,就好似夜心中所有的悲伤都随着刚才的琴声一并消散了一样。

    刚刚还热闹非凡的青楼灯船在这一瞬间变得寂静无声,船所有的人都好似静止了一般。

    一同静止的还有充斥着整船的**之气。

    然后下一刻寂静的河面又恢复了响声,随后爆发了巨大的sao动。

    “这是何人在弹琴?”

    从琴声中回过神来的众人争先停下手中的活,寻找着这琴声的来源。

    在夜琴声响起之前,其中一艘灯船上,欧皓辰正一手抱着一个美艳妖娘另一只手则提着一个大酒壶,仰头痛喝。

    “顿顿顿~”

    地上还横七竖八的摆放着好几个空酒壶,都是他一人所喝。

    与欧皓辰同桌坐着的还有几个人,算是欧皓辰久经青楼认识的的酒肉朋友。

    当然此刻身旁都有妖娘环绕。

    “他这是怎么了?他以前不这样啊。”

    其中一个问道。

    “你还不知道啊?!他失恋了。”

    其中一个知道事情原委的说道。

    “谁啊?”

    其余几人不约而同问起看向这个长着一对八字胡的圆脸男子,都想知道在这青丘城还能有哪个女子能让欧皓辰如此失态。

    圆脸男子见众人这么感兴趣,竟索性卖起了关子。

    “你倒是快说啊!”

    几人都快要急死了。

    “你快说,只要说了今晚的所有消费都由我牛公子买单。”

    一个自称牛公子的结实粗壮汉子实在是忍不了了,以金钱诱惑道。

    “嘿嘿,好说好说!”

    圆脸男子嘿嘿一笑,见自己的小小计谋有了收获,也立刻见好就收。

    端起酒杯,一口喝光,捻了捻嘴角的胡子才开口。

    而一旁的妖娘也即刻拿起酒壶为空酒杯斟酒,不过那竖立着的耳朵表明了她也对此事很是感兴趣。

    “唉,这青丘城里除了陆狸小姐,还能有谁能让我们的皓辰公子如此伤心呢。”

    圆脸男子似叹息的看了一眼欧皓辰,而后者却并不在意对方在谈论自己,只一味的在那喝酒。

    “顿顿顿~”

    眨眼间,欧皓辰又喝完了一壶酒。

    “原来是陆狸小姐。”

    “早该想到的。”

    几人听到了这个理所当然的答案之后若有所思。

    陆狸的美貌在坐的众人都是心中有数的,他们也曾幻想过,但是出于无论是地位、样貌还有才华等各种各样的差距,几人都望而却步了。

    只有欧皓辰勉强得到了这个机会。

    “我不是才听说前几日皓辰兄已经和陆狸小姐一起在龙吟楼吃饭来着,怎么就……”

    壮实的牛公子又不明白了,大大的脑袋里充满了疑问。

    其余几人也同样如此,他们几人日常不管是身子还是心思都放在了这青楼之内,哪里知道夜都已经住进了陆狸的别院。

    这一次圆脸男子并没有再卖关子,便宜得了一次就足够,没必要再来一次,贪心导致伤了和气就不好了。

    “这事啊,也得从龙吟楼那天说起,你们也知道……”首发

    圆脸男子在妖娘身上狠狠的揩了一把油,引得后者一阵娇嗔之后,正欲说道,突然传来的悲凉至极的琴声就让他僵在原地,放在某处的手都没来得及收回。

    不只是他,在坐的所有人,所有船上的人都在这一刻静止了,就连一直在他忘乎所以顿顿顿的欧皓辰也是如此。

    片刻之后琴声消失众人从静止中恢清醒,一同清醒的还有酒意,**也冲淡了不少。

    “这是何人在弹琴!”

    “呜呜呜,我刚才想起了我那去世的牛夫人……”

    “恐怖如斯!”

    众人此时那还有心情喝酒揩油,立刻从座位上站起跑向窗前,就连各妖娘也跟着纷纷探头往外张望,想找到这弹琴之人。

    欧皓辰虽然酒也醒了,但却并未向其他人一样跑去张望,而是一个人坐在桌前发着呆,没一会儿,好似被悲凉的琴声所感,而想到了什么伤心事,竟痛哭起来。

    而此时河上的所有人都在寻找着琴声的主人,这么多人,总有一个眼尖的,很快所有人都发现了那艘乌蓬小船上的夜和陆狸。

    二人腿上的摆放着的琴很明显刚才的琴声就是来自与此。

    妖族视力本就好,就算是大晚上也如此,更何况还有灯船的散发的光,很快牛公子就发现了乌蓬小船上的女子就是陆狸,只不过她旁边那个穿着青白长衫的男子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脑袋一时还没想起来。

    “晧辰兄快来看,那是你失恋的陆狸小姐!”

    “嗯?陆狸小姐?!陆狸小姐在哪儿?她不是和他在一起么,难道说她不喜欢他,来找我了?”

    听到陆狸两个字,欧皓辰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也不哭了,立刻跑到窗前,向外望去。

    只是这一看,让刚生起希望火苗的欧皓辰彻底绝望,明明是五月的天气却手脚冰凉,浑身颤抖。

    “是他,原来是他,我就知道是他,早该知道是他的……”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第一次有了真正喜欢的人。有了能做一辈子朋友的人。两件快乐事情重合在一起。而这两份快乐,又给我带来更多的快乐。得到的,本该是像梦境一般幸福的时间……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是我,是我先,明明都是我先来的……相识也好,说话也好,还是吃饭也好……为什么你会这么熟练啊!你和陆狸小姐在一起约会多少次了啊!?你到底要把我甩开多远你才甘心啊!?”

    欧皓辰失神一般喃喃自语着,而其他人此刻也终于是认出来了换了自身衣服的夜。

    夜的样子在这青丘城就算是个瞎子也都知到。

    因为只有他一个人是短发,刚才众人没第一时间认出来,只是被夜新换的衣服所迷惑了片刻而已。

    “是他!”

    慢半拍的牛公子也认了出来,此刻看着亲密无间坐在一起的夜和陆狸,牛公子就算是脑袋再不灵光,也知道了欧皓辰为什么会失恋了。

    和这样一个能踏碎龙吟楼的家伙比起来,欧皓辰确实是差太多了,牛公子如是想到。

    而我们的当事人夜和陆狸却并不知道这船上有欧皓辰在。

    一个在沉思,一个还在悲凉琴声带来的震惊之中。

    “夜……”

    “阿狸……”

    “你先说……”

    良久,二人同时开口,继而又相视一笑。

    “夜,刚才那是什么曲子?”

    “不知道……”

    夜摇了摇头表示不知,他也是模仿那晚幻境里的手法而已,而且现在就连模仿都模仿不了了。

    “好吧。”

    看夜的样子是真的不知道,陆狸也只好作罢。

    “那你刚才想对我说什么?”

    陆狸问道。

    “呵呵,我是想说我们来合奏一曲怎样。”

    心中的因为回忆起紫歆而产生的悲伤经过刚才的琴声一下全都消散,夜心情大好,就如此刻夜空中那皎洁的圆月。

    “合奏?好呀!”

    陆狸开心一笑。

    “可是弹什么曲子好呢?”

    陆狸想了想,很快想到了一首应景的曲子。

    “我们就弹《江上清风游》好了。”

    “《江上清风游》?”

    夜不曾听过,知道这应该是这秘境的曲子。

    “不怕,我先教你,反正你很快就能学会。”

    陆狸用一种很是羡慕嫉妒恨的语气说道。

    “哈哈哈~或许这就是天才吧。”

    厚脸皮的某人哈哈大笑。

    没过几分钟,一曲《江上清风游》在二人默契的配合之下再次在河面上响起。

    河面灯火明灭,船上锦上花繁,二人弹指一挥间,无尽岁月也难眠。

    此曲虽不如刚才那悲凉至极的琴声震撼人心,却依旧让所有人听得如痴如醉。

    二人弹到兴起时,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曲奏罢,所有人都还在回味时,刚才被夜和陆狸在一起的画面震惊到呆滞的欧皓辰却是突然醒悟过来。

    再次望向在乌蓬小船上琴瑟和鸣的二人也再无一丝波动,又看了一眼仍旧趴在窗前的那些所谓的酒肉朋友还有那些艳丽动人的妖娘,欧皓辰直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然后竟毫不停留转身离去。

    “晧辰兄你去哪儿?”

    圆脸男子率先发现离去的欧皓辰,赶紧喊到,他是怕欧皓辰气上心头要去找夜麻烦。

    欧皓辰可不是夜的对手。

    “回家!”

    欧皓辰只留下这两个字,头也不回的离去。

    从今晚起,他欧皓辰就要以夜为榜样,争取成为像他一样优秀的人。

    虽然不能再和陆狸在一起,但一定会有一个优秀的女孩在等待着自己。

    然后就像夜一样,从天而降,一下就彻底征服她。

    夜倒是不知自己就因为了一曲就成为了别人的榜样,不过要是是知道了,肯定会很开心的就是了。

    ……

    自欧皓辰离去之后,夜和陆狸就没有再弹奏,而是相互依偎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悄悄话。

    灯船上的人在等了一会儿之后见夜他们不再弹琴之后,又等了等才略有些失望的回到了船内。

    只不过,此刻众人心里都已经没有了多少玩乐的心情,悄悄片刻,就开始有人接连离去。

    很快人就离去大半,再一会儿之后,就连灯船都开走了。

    此时留在青丘河上的就只剩下夜他们这一艘小船了。

    “人都走了,阿狸我们要不也回去吧。”

    夜看了一眼明显变得宽阔与安静的河面对靠在自己肩上的陆狸说道。

    “我不要。”

    陆狸闭着眼,撒娇似的摇了摇头。

    “呵呵呵~”

    夜呵呵一笑,既然陆狸不愿回去,那就不回去吧,随后也不再说话,和陆狸享受着这二人的宁静。

    ……

    月落阳升,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到乌蓬小船时,乌蓬下的船舱内,昨夜一直待在这儿的二人正在相拥而眠。

    仔细一瞧,二人并没有盖被子,覆盖着二人的乃是三条洁白无瑕又无比柔顺蓬松大尾巴。

    而此刻仍旧还在熟睡的某人的大手正好巧不巧的放了上去,下一刻下意识的抚摸起来。

    “呀!那里不能摸!”

    突然清晨安静的河面上响起了陆狸的羞赧的娇嗔。

    美好的一天就这么开始了。

    《末世雷临》无错章节将持续在(你我看书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

    喜欢末世雷临请大家收藏:末世雷临更新速度最快。